新闻中心

新氧金星:“仔细想想,其实整形让这世界更公平了”
发布时间:2019-06-17 15:45:02来源:欧亿彩票-欧亿彩票app-欧亿彩票手机版点击:35

  互联网医美服务平台新氧于今日登陆纳斯达克。新氧上市,对中国医美行业具有里程碑意义,也让国际上更多人注意到中国医美市场。但如果要用一句话描述创始人金星和他为之奋斗的事业,那会是

  ——为了心目中更好的自己而改变,这样的努力当然值得被嘉许。

  新氧创始人金星是位70后,他是一个铁血军事迷,也常笑称自己是”小镇青年”,却比绝大多数中国人更早理解了整形这件仍颇具争议的事情。

  

  “我妈妈是整容科医生,我姐姐的双眼皮是我妈妈亲自动手做的,我姐姐这也算‘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’了。”金星说。

  当正式决定进入这个行业时,他毫不犹豫地拿自己“开刀”,躺上了瘦脸针注射床。

  “对经常做医美的人来讲,瘦脸针是特别特别小的一个东西,就像家常便饭。但我第一次做,紧张得要命。我请了一位医生,他足足给我解释了一个小时,说这个瘦脸针到底是什么,它的原理是什么,它为什么能瘦脸。”金星回忆。

  如果不从事医美行业,他也许永远不会做整形项目。体验整形项目,是为了更好地理解医美用户的复杂心境。

  在瘦脸针后,他又陆续尝试了玻尿酸注射、埋线、植发、光电类项目。新氧创立早期,他还在新氧上写了多篇整形日记,拥有47万粉丝,那时粉丝们都知道他是新氧创始人。

  创业纪录片《燃点》就记录了金星某次手术过程的一个片段——无影灯下的手术室,医生一边在他侧脸上埋线,一边轻声鼓励。镜头移下来,他手中攥着两个减压球。

  这种不安、紧张是对手术过程的恐惧和手术效果的担忧,但这只是1.5%下定决心整形的人才会遇到的问题。如果一个人只是动了动整形的念头,一个更普遍、也更难解的问题就会摆在面前:这样做真的能被理解和接纳吗?

  金星自然能时时感到主流观念的“不宽容”:大概没有男孩子不想要一个漂亮的女朋友,但是大多数男孩子都不愿意自己的女朋友去整容。

  “凭什么健身、减肥,身材变好了,人们会夸奖。但通过医美手段,让自己变漂亮了,就要受到歧视?”

  因此,为整形正名成了这份事业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。它关乎一家医美服务平台公司存在的正当性,也影响着中国医美市场规模的进化速度。

  金星抓住一切面向公众发声的机会,表达他对于社会审美和整形的看法。“审美应该更多元,不唯颜值论,但对美的追求没有错,只有让变美变得更安全、更简单、更低成本,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。”2018年7月,金星在腾讯视频主办的名人演讲主题活动“星空演讲”现场说。

  “后天美肯定好过先天丑。”在一个流传甚广视频里,一名接受采访的女孩说。

  2018年,腾讯新闻推出了一档名为《和陌生人说话》的节目,号称在脸上花费400万的新氧达人吴晓辰和剑桥学霸王诺诺就“外在美和内在美”进行了对话,所引发的关注和争议也表明,中国的年轻一代对自我认知这个命题的思考。

  

  “我们从不鼓动用户做医美项目,但如果用户要做,我们会提供透明、可靠的信息,帮助她们安心便捷地变美。” 这是一个浸入这家公司血液里的理念。

  六年前,金星看到了信息不对称、价格不透明是这个行业最大痛点,创办新氧,从社区切入,为潜在的整形用户提供信息咨询和线上医美预约服务。六年后,新氧成为互联网医美第一股,某种程度上肯定了金星重塑社会观念、改造医美行业的努力。

  六年时间里,新氧构建起了一个社区生态“护城河”,包括用户、达人、医生、咨询师、医院、药品设备厂商等,他们贡献的包括医美日记、短评、问答、短视频、直播等内容,让新氧获得了垂直医美App领域84.1%的用户使用时长。

  C端驱动B端,目前平台上有近6000家正规医美和消费医疗机构通过认证、提供服务。

  更重要的是,在这个过程中,中国的医美消费者变得越来越聪明和专业,这同样在驱动中国的医美服务提供商进行自我迭代——无论在用户侧,还是供应端,新氧都实现了有效连接。

  “产业的成熟是需要时间的,我们选择跟随产业一起成长,多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。”金星说。而要做到这点,关键在于对平台模式的理解,知道如何构建一个让各方获益的规则。

  金星是一个连续创业者,在新氧之前,他已经有过两次创业经历。经历过挫折,也收获了武艺。

  2007年,金星开始第一次创业,做了一个购物分享社区,跟今天的“小红书”很像。这个项目的失败有行业大背景的原因,比如那时带拍照功能的智能手机尚未普及,令拍照上传的流程非常繁琐,制约了用户的活跃度;微博这类综合型的社区也还未崛起,垂直社区的内容无法获得更大的流量池;恰逢2008年金融危机,等等。

  当然,这次失败也是一个年轻人必须要付的学费。他用“无知者无畏”形容那时的自己。虽然网站做的不错,但是对他来说,商业模式、财务、公司管理等很多事情都是全新领域。

  “在一家大公司里做一个好产品,和自己出来创业做一家好公司,中间还隔着十万八千里,但第一次创业的人往往意识不到这一点。”金星后来反思。

  

  第一次创业失败后他加入了腾讯,一方面学习别人的成功之道,同时也在调整自己。在腾讯期间看到了美丽说、蘑菇街的诞生及发展,让他认识到,第一次创业的方向是对的,只是自己的能力短板导致了创业失败。2011年他回到北京,开始第二次创业,还是做女性购物分享社区。然而当时美丽说、蘑菇街发展得已经很好,也拿到了多轮融资,投资人认为这个赛道格局已定,不太看其他创业公司了。

  第二次创业让他意识到,时机很重要,timing is everything。每件事都有它的时间窗口,错过了机会就很少。另外,第二次创业也让他对团队的目标、价值观有了更深入理解。这些能力的积累,现在看来都为第三次创业的成功打下了基础。

  金星2013年创办新氧时,行业还处在爆发前夜,他发现周边的一些人可能偷偷做过整容,另一些则很想尝试,但是缺乏指引和途径。后来成为新氧社区重要产品的“美丽日记”就是为了解决这一痛点而产生的。但在日记上线之初,医美同行、新氧员工,乃至创始人团队成员,都不敢相信网友会把自己整形的过程拍成照片在网上分享。

  电商业务也类似,它如今为新氧带来可观的收入,但创立初期公司还十分弱小,医美机构的话语权更大,要让机构明码标价在线上运营同样十分困难。

  不过金星始终相信,只要是在解决行业痛点,过程虽然很难,总会有办法实现。“真正的创业者不是迎合这个行业,而是改变这个行业。”

  “这几年金星一直在持续地学习,他的思考也越来越深,比如关于商业模式的探索,三年前他想的是社区+点评模式,后来研究电商模式,去年底见他的时候,他思考的是产业网络智能商业模式。”《美业观察》创始人周郁回忆说。

  “从产品经理到企业家、公司掌舵者,金星是我们观察到为数不多快速转变的人之一。今天他已经是综合能力非常全面的企业家。”经纬中国合伙人王华东说。经纬中国是新氧A轮的投资方,后又在B轮、D轮、E轮持续跟投。

  2018年底,也是新氧成立5周年之际,金星对内部表示,要开始“二次创业”,做“医美行业的产业互联网”。“医生、咨询师、厂商、代运营公司,未来医美产业链条上的角色都可以在互联网平台上重新排列组合。”

  这又是一个打破路径依赖的巨大挑战。不过,过去这些年的经历早已教会他“勇敢”二字:就算失败了,重新再来会做得更好,nothing to fear。

  新氧刚创办时,十几个人的团队挤在几十平的联合办公区里。眼下,新氧员工人数超过900人,正在筹备中的新办公楼有15000平。

  企业在加速发展,团队在快速扩大,但一个基因始终没变,那就是这个公司对于“知识硬核”的推崇。

  

  医美属于消费医疗,既有消费属性,又有医疗属性,专业门槛很高。所以这既是选择,也是必须,最终长成了一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比如受到很多用户欢迎的新氧新媒体矩阵,其一贯风格就是用通俗的语言讲述专业的知识,开发独有的美学理论体系,并且不断迭代。

  这样的风格和氛围也体现在社区,比如新氧的“医生问答”板块,一个用户的提问有时能吸引上百个医生的回答。医生回答问题的动机当然是营销自己,但是在这么多回答中想脱颖而出,就需要贡献更专业、更深度的内容。

  “今天的用户很聪明,学习能力很强。如果没有很专业的知识,很容易被diss。”金星曾说。

  企业的基因一般源于创始人的风格。他本人也正是“知识硬核”活脱脱的印证——相信技术、思维缜密、学习能力超强。

  整形外科博士、怡脂创始人兼CEO许美邦见证了金星从互联网人转型为医美行业人士的努力。“他会从不同的角度去钻研专业领域,包括行业上中下游的关系、产业和学术界的关系、医美发达国家与中国快速发展的关系,随着新氧平台越做越大,金星的思维也越来越立体,并且兼具宏观战略思维。”

  2013年新氧刚起步时,金星先用了两到三个月时间做调研。这个产业的年产值大概多少,消费者一年给行业贡献多少收入,分给了哪些环节,他都烂熟于心。正是通过这些钻研,他才能够迅速发现了行业痛点在于获客,从而将创业切入点准确定位在做社区和平台。

  “哪个环节钱最多,说明这个环节一定是这个产业链当中最大的痛点。”

  对于喜欢解决难题的人来说,解决难题本身就是一种奖励。

  

  “从金星对医美行业的钻研,产业链认知的深入,对战略的拿捏等等都可以看到他飞快地成长”,泰合资本管理合伙人郭如意说。

  联合丽格集团董事、总经理慕安与金星相识多年,他也认为,新氧团队兼具互联网基因和医美专业性,未来最有机会占领中国消费医疗品类线上排名第一的位置。“医疗服务非标准化,医疗信息平台需要很深和很重的内容支持,以进行消费者教育和决策辅助,绝大部分流量平台无法完成这个要求。”

  新氧上市,很大程度上也振奋了整个中国医美行业。一方面让从业者看到,医美是一个朝阳行业,同时也让更多人意识到,这个行业的专业门槛很高,未来从业人员的素质也会得到提升。

  

  “如果有一天医美成本非常低,技术非常发达,每个人都很漂亮,这个时候大家就会关注你的内涵了,那可能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。”金星说,“仔细想想,其实整形让这世界更公平了。”